师德风采



【传承】信院有个“戴实在”

记“优秀教学院长”戴伏生

    戴伏生,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教授,1984年本科毕业于原长春邮电学院无线电工程系,1991年工学硕士毕业于原电子工业部第54研究所(通信测控技术研究所)。曾任教于东北电力学院通信专业,1997年调入哈工大(威海),历任电工电子教研室主任、信控系副主任、信息工程主持工作副主任、2011年起担任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分管教学的副院长,2013年被评为哈工大(威海)优秀教学院长。
       

    眼前的戴伏生,衣着朴素,笑容儒雅,语气随和,看起来是个“好说话儿”的人。可是一谈起院系的教学,他会很精准地说出一个个数据,拿出一张张做满标注的教学计划,看起来格外“较真儿”。

    “我不说花花话儿,不做花花事儿,既然在这个位置上,我就想实实在在做点事儿,做点好事儿,做真正有用的事儿。”整个采访中,戴伏生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两个字——实在。

       实在人的实在情感——“我是一个家庭观念非常重的人。”

    “我这一辈子很简单,几乎都生活在高校大院儿里。” 戴伏生诙谐地说。1963年,戴伏生出生在东北电力学院的家属大院儿里,父亲是干部,母亲是高级知识分子。12岁那年,文化大革命波及到了这个家庭,父亲去工厂劳动,母亲下乡“改造”,家里只留下了戴伏生和7岁的弟弟,他一下子成了顶梁柱。“我洗衣做饭照顾弟弟,咬紧牙关守住这个家。”与父母的别离,与弟弟的相依,让“家”这个字在戴伏生的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    “除了工作,我就是围着家转。”戴伏生说。多少年来,他一下班就匆匆赶回家,照顾瘫痪在床的老母,帮妻子做家务,陪女儿一起看书。

    “我是一个家庭观念非常重的人。” 戴伏生强调了“非常”两个字。当年大学毕业时,他原本有更好的选择,可是他决定回到东北电力学院任教,方便照顾父母。戴伏生认真勤勉,工作很快获得认可,30出头就成为了教研室主任。就在生活按部就班平稳地向前走时,弟弟的毕业分配打乱了这一切。

    “我弟弟分配到了威海,老母亲天天念叨他。”戴伏生不忍看老人忧心,就动了全家人在威海相聚的念头。“我是长子,应该肩负起全家团圆的责任。”戴伏生平静地说。

    考虑调转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,他很快锁定了目标——哈工大(威海)。“对我们这些工科学校大院儿的孩子来说,说哈工大‘大名鼎鼎’‘如雷贯耳’也不为过。” 因为这份仰慕和亲近,戴伏生投出了简历,并很快收到热情的回复。1997年,他走进了哈工大(威海)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实在人的实在选择——“哈工大的校区不会一直这样儿”

    在决定调转之前,戴伏生来这里实地了解情况。“没有校门,没有主楼,实验室更是简陋,一个胶合板抠两个孔,连接几个器件,就能当实验器械。”他坦言,当时的威海校区远不如自已已有的工作环境,但是到这里来的决心却没有一丝动摇。“这里是哈工大的校区,哈工大的校区绝对不会一直这个样儿,这一点我深信不疑。”

    抱着对哈工大的信赖,对威海校区的憧憬,1997年,戴伏生正式成为哈工大(威海)的一员,从来的第一天起,他就为校区和院系的建设倾注全力。1998年,电工电子教研室成立,戴伏生担任教研室主任;1999年,他牵头论证,组织建设了校区第一个正规化的技术基础课实验室;1999年,他担任信控系主任助理,2000年任信控系主任副主任,协助系主任主管全系教学工作;2001年,他提出开展优秀课程建设,也是如今精品课建设的前身……谈起往昔的成绩,戴伏生说得很吝啬、很简洁,可是在我们转换话题,聊起教学和学生的时候,他的表情又重新变得生动起来,“‘教书育人’真的是最有成就感的事。”戴伏生打开了话匣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实在人的实在心愿——“想看我的学生上新闻联播”

    “我很喜欢当老师,学生也很喜欢我。”戴伏生不无自豪地说。从工作到现在20多年,他从未离开过讲台。“教学永远摆在第一位。”

    戴伏生的学生这样形容他们的感受:“痛并快乐着。” 他们眼中的戴老师“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冰山”。戴老师风趣幽默,温和可亲,他的模电课被学生奉为经典,他对学生的各种问题永远耐心。可是他的严厉也是出了名了,学生私下里“封”他为信息学院“四大名捕之首”,不管考试还是做实验、写论文,绝对不允许有一丝的侥幸和懈怠。他的研究生往往一篇论文要修改数月甚至半年多,“改的次数数不清”,最后“不敢去敲戴老师的门了。”

    “他们都有好前程,我的日子才过得有奔头儿”,戴伏生说,“将来有一天,我想看见我的学生上《新闻联播》,”他沉吟了一下,又改了口,“还是上‘科技频道’吧,《新闻联播》里露脸的时间太短,看不够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实在人的大实话——“教学院长不好当”

    “教学院长不好当。”谈起教学院长的工作,戴伏生开门见山。

    戴伏生评价自己是一个对重要东西管理“有条理”的人,他的办公桌上,各种文件分类明确,摆放整齐;他家里有一个小盒子,里面按顺序整齐码放着戴伏生从小学到研究所的所有毕业证。“有秩序,才不容易混乱,”戴伏生说。对于院系的教学管理,他也一再强调“秩序”的重要性。

    信息学院学生数量占全校学生的四分之一,全院教师2012年总计完成本科生130门数533个班级的课程和实验。如此巨大的教学工作量,要保证稳定有序地进行,着实是一个挑战。为了让教学工作规范化、制度化,戴伏生一头“钻”进“哈尔滨工业大学本科教学管理规格和规范”里,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研读,

    除按教学管理规范严格执行外,戴伏生把“规范”中比较概括的地方细化成可操作性强的具体文件,仅毕业设计一项,戴伏生就陆续制定了《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补充管理规定》、《毕业设计(论文)验收与答辩暂行办法》两个具体方案。

    学院的实验课程多,教师人手不足,不会做实验的学生经常去附近的试验台走动,管理起来比较困难。“实验室、实验课堂绝不是‘菜市场’,学生不能‘混混’就走。”抱着这个信念,戴伏生牵头响应校区党委号召,落实党委精神,论证了以实验中心管理方式规划的基础课程实验室,以及实验课程教学质量工程建设,学生上实验课需要充分预习,答对系统提问之后才能选座位,实验过程中也需要主动参与,提高了实验课效率,保证了实验课程教学质量。

    “做教学院长,对新政策、新动向的关注也很重要。”信息学院的精品课建设由来已久,2012年是山东省申报精品课程群的第一年,戴伏生抓住机遇,带领教师把精品课程“打包捆绑”,成为全校第一个成功申报课程群的学院,同时大大提高了院系省级精品课的数量。

    与这些能准确运用制度和规范的工作相比,学院工作最难的一环是“人”。 “我们缺乏对年轻教师的系统化培训。”戴伏生不无担忧地说。为保证教学质量,对于课堂存在问题的教师,学院会组织督导组反复听课,不断纠错,直到“过关”为止。对于职称考核标准和教学任务的矛盾,戴伏生谈起来也毫不避讳。有时年轻教师会找他“倒苦水。” “我很理解他们。”戴伏生说,“但是教学是一个学校的根,是一个教师的根,如果现在急功近利,以后会问心有愧。”

    戴伏生会耐心地花上大把时间与青年教师谈心,讲自己的成长,讲学生的期盼,讲欧美的终身制教授也把上课当成第一任务,“其实年轻教师们都很优秀,他们只是偶尔需要一个渠道来宣泄,倒完了‘苦水’,还是会全力以赴地备课、上讲台。”戴伏生不无欣慰地说,这种现象正逐步改善,现在学院实行聘岗政策,充分体现国家政策,即教学研究成果与科研研究成果同等对待,“这有利于保护教师的积极性。”

     “真诚是解决问题的‘灵药’。” 戴伏生认真地说。“青年教师是学院的未来,我愿意和年轻人一起成长。”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实在人的实在守望——“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”

    “学通信专业的人都很团结。”戴伏生说,通信网络技术要想做好,大家都要遵守协议,才能共用一个平台,互联互通。信息学院优秀教师不断涌现,教研室里“星光熠熠”,戴伏生把这归纳为“历史的馈赠”。“学院一直以来就有优良传统,教师们很有协作精神,年轻教师进到这个氛围中,耳濡目染,自然而然就成长起来了。”

    谈起学院的未来,戴伏生有几分激动。“校区发展面临很大机遇,船舶、海洋、汽车作为特色发展方向,信息工程是这个大平台中不可或缺的一环,肯定会迎来自己的大发展。”

    无论未来有多光彩,戴伏生依然是那句话:“事情是要实实在在、一点一点地做。我们需要‘仰望星空’,更要‘脚踏实地’。”他说,自己早晚要从这个岗位上退下来,那时候就要把心思完全扑在教学上,专注地做学生眼中那个“提着多少年没换的旧包,天天早来晚走的‘老顽童’”。

    时光轮转,梦萦三尺讲台,赤子之心不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·记者 谭璇月·

"